市场格局

       中国目前主要有三种基本的养老模式,分别是居家养老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。统计显示,目前居家养老占到了96%,社区养老大概占了1%,机构养老占了3%(俗称9613模式,另一说法是9073),也就是说,机构养老基本占了3%的份额。在“新老年人”时代,4-2-1的家庭结构,导致子女没有时间和精力在家陪伴和照顾老年人。特别是对于空巢和独居老人,居家养老就变得不切实际,甚至会有潜在的风险。中国老龄人口逐年增加,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2.55亿,占总人口比重17.8%,高龄老年人口2900万,独居和空巢老年人1.18亿,用于老年人的社会保障支出将持续增长,农村实际居住人口老龄化程度可能进一步加深。需要指出的是,人口老龄化进程中,即使老年人口总量能有所下降,但高龄化水平会一直居高不下,重度老龄化和高龄化问题将越来越突出。

       1、养老需求转变

       家庭养老负担增加与老年群体的社会化养老需求转变。随着家庭空巢化、家庭小型化的趋势加快,高龄老人数量的持续增长,子女赡养老人的传统孝道观念将有所改变,单纯依靠家庭养老越来越缺乏显示操作性,随着家庭功能的弱化,社会化养老服务的需求也将与日俱增。居家养老与社区养老、机构养老等社会化养老模式相互补充、互相配合,混合养老模式将逐渐取代传统的居家养老模式。

       养老设施滞后与城市老年群体的异地化养老需求转变。随着经济发展,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老年人更注重精神文化层面需求。此外,原先居住的普通社区开始不适应老年人身体、心理及行为特征等各方面的适老性要求,人们开始改变许多传统的养老观念,很多城市老人向往住进一个为其量身定做的拥有完备的设施、全方位服务、环境宜人的老年社区。

       2、养老观念转变

       回顾中国民众养老观念的历史演变,可以发现在中国传统的养老文化里,“父母抚养子女”、“子女赡养父母”都被视作天经地义的义务。尤其是“养儿防老”的传统养老观,世世代代根植于人们的观念中,影响着人们的养老实践。对于当下正在经历社会转型的中国人而言,人们的核心养老观念并没有发生根本上的裂变,但随着宗亲文化向共性文化的衍变,中国人的总体养老观念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重大转变,子代养老内涵发生着变化,“独立养老”观念逐渐形成,日渐注重精神养老,更加期盼制度支持。不少老年人更加关心生活质量的提高,而不愿意和子女同住,“独居养老”的比重不断上升。在关于养老责任的认知调查中,尽管最多的人仍然认为子代负有不可推卸的赡养父母的责任,但将结果进行比较后,可以发现随着受访人年龄的减小,他们对于子代赡养的依赖性就越小。